發文作者:CT | 2012/08/13

看見了恐懼

有一段時間,我常感到不安,那應該是對未來,對未知的恐懼感。嘗試用理性分析,下結論,再以催眠似的方式告訴自己「那並沒有什麼值得害怕」,這樣便以為解決了問題…但那感覺卻像寃魂般每隔一段日子都會來訪。

回想起來,其實類似的感覺初中時期就已經存在,當時它的名字是「空虛」,間中我會稱它為「寂寞」,「悶」又或者「無聊」。

回顧這些年,「應付」空虛、寂寞的花樣很多,但其實基本上就是玩,玩,玩…隨著年齡增長,生活環境改變,方法也「漸趨成熟」:「是時候旅遊了!…或許轉職業會有幫助…不如再讀一個學位,多拿一張文憑…或者試試移民?…多些財富應該可以解決問題…等等」

多年後才發覺這些辦法治標不治本,只是暫時令自己的思想專注於別的事上…當旅行完結,換過工作,多拿一張文憑之後不久,每當靜下來的時候,那不安的感覺又會再現…然後又再次旅行,再換工作…

這恐懼似乎和工作、學歷、年齡,財富和居住的地方沒太大關係(因為這些全試過,換過了)…是內在的,就算走到天腳底也是擺脫不了。要解決問題,我想應該直接一點去了解恐懼本身,了解自己的內在。  

記得克里希那穆提( 註一)在《論恐懼》中一再重覆的問:「你有沒有見過恐懼?你可以觀察恐懼嗎?」對呀!連問題本身都沒有認清,又怎樣解決問題呢?

這令我想起《莊子-漁父篇》(註二)中一個小故事:「有一個人,他很害怕自己的影子,討厭自己的足跡,總為了躲避而跑。沒想到越跑足跡越多,影子追得越緊。他以為自己跑得慢,不停地拼命的跑…結果筋疲力竭而死。他不知道只要到陰暗處影子就自然消失,靜止不走動便不會有足跡。」他害怕影子卻不明白影子的特性,正如我對恐懼感到不安卻不知它是什麼,只想逃避。這樣糊裡糊塗的,就算到死那天,恐懼也一樣如影隨形。

於是,我試著靜下來,嘗試觀察恐懼…究竟它在那裡,為什麼要觀察的時候它卻不出現?過了一段日子,當我已對這觀察對象淡忘…這晚,一連做了兩個奇怪的夢…

夢裡,就和現實一樣,我躺在床上睡覺…忽然聴見床尾右方傳來一把聲音,心裡即時提高警覺:「半夜三更,房間內有陌生人?」頓時感到害怕,下意識把面轉向左邊…這時心跳得很快,胸口感覺沉重,心裡默默提醒自己注意保持心的平衡…觀察著呼吸…過了一會,終於安定下來…那聲音說:「你做得不錯呀?」它居然跟我說話!?此刻,心跳不自主的加速,砰砰亂跳,我再繼續觀察了一會,平靜下來後,才安然入睡。

不一會,在睡夢中聽到一把遙遠的聲音:「看哪,這個就是地球人。」心想:「難道是外星人?他們在談論我嗎?…不好了,他們不會把我當實驗品吧!?」一瞬間,便感到心臟劇跳,然後聴見自己急促的呼吸聲!就在這幾秒的混亂當中,突然明白了…一邊喘著氣,一邊想得興奮:「這就是恐懼!這就是恐懼!看見了恐懼了!」

…就在興奮之中滿心歡喜的睡著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–

註:

一)《論恐懼》- On Fear, by Jiddu Krishnamurti

二)漁父篇,出自《莊子-雜篇》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分類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