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文作者:CT | 2013/07/01

四個小孩的願望 (2) – 伽利略的「對」,禮貌,問題兒童,自由的空氣

伽利略的「對」

一位朋友的留言:

“對錯,亦由群體壓力而來。當大家都認為對, 你認為不對, 就會被排擠, 什至監禁。伽利略就是一例。人是群居的,大家認為“對”的,你只能跟,因為思想家/哲學家,在資本主義社會是沒有經濟價值的。”

伽利略的「對」代表了某眾人的「錯」,假如囚禁他的人不是堅持自己的「對」,這不幸便不會發生了。

問題在於,我們可以不堅持嗎?

我們只要大概聽到或聯想到自己是「錯」的時候,心裡便想起來反抗;只要聽到自己是「對」的時候,便暗生歡喜。我們都對這個不斷重覆的反應熟悉,但卻擺脫不了面對「我是錯」的恐懼,以至不自覺地要堅持、維護「我是對的」。

恐懼令我們看不清「對錯」的不實在性…也許只要多加觀察、疑問「對錯的理由」,恐懼便不能再阻止我們看見這真相。這個明白會讓我們逐漸走出「對錯」的茅盾。

一理通百理明,從小事中觀察,我們的反應不會太大而過份影響理性判斷。每一次情緒波動就是自己在「是非對錯」中打滾的時候,也就是觀察的大好機會。

日常生活中有多不勝數的例子…

.

禮貌

在辦公室走廊,即使踫見了不認識的人,只要有眼神接觸,習慣上大家都會打招呼。間中,遇上一些對自己的友善視而不見的人,心中不自覺的想:

「他只是聽不到而矣…」或者…
「沒禮貌!」又或者…
「這人不正常,我怎和他一般見識?別生氣…」

訪問了幾位同事、親友,他們的反應大同小異,也分享曾經見過一些以「沒禮貌」的舉動去教訓「沒禮貌」的人,顯示出「有禮貌」和「沒禮貌」之間的衝突和排斥性。

生氣,就是為了一個陌生人的無禮?「禮貌」是甚麼?我們為什麼要打招呼?

  • 多數人的第一個答案是:「禮貌是很自然的」,「打招呼是基本禮貌」
  • 再追問下,答案是:「因為大家都這樣」,或者是:「入鄉隨俗」
  • 我和一位來自同一地區的同事都記得這是小時候長輩的教導:「見人要打招呼,不然人家會說你沒禮貌。」
  • 某同事說,在他的出生地,和不認識的人打招呼容易招惹麻煩,所以,這和禮貌無關。

原來很多時,我認為是「對」的其實只是身邊大多數人的習慣。

.

問題兒童

記得小時候某個年紀某一階段我都愛問「為什麼?誰說的?」,別人回答了我又再問「為什麼?」,答問者經不起三、四個「為什麼」便招架不住了。長大後也領教過這些「問題兒童」,結局當然一樣。

想不到現在會重拾這玩意,不過問答雙方都是自己…

  • 為什麼他不對我微笑我就不高興?
  • 為什麼她懶惰令我煩惱?
  • 為什麼前面的行人/車輛走得慢,或被從後追趕/超越令我感覺不舒暢?
  • 為什麼我喜歡/討厭這人、事、物、感覺?
  • 為什麼X是對或是錯,是好或是壞?
  • 是誰認為的?
  • 為什麼這樣認為?那是基於什麼準則?
  • 是誰決定準則?
  • 為什麼有這決定?

為什麼…?誰說的…?不知不覺間,我彷彿回到年幼時,那個對身邊事物都感興趣,對生命充滿好奇的「問題兒童」…

.

自由的空氣

我們的思想,儲存著很多不理性的慣性結論,長久以來都這樣運作,所以,要它找出自己的破綻或錯處並不容易。自從多觀察、多疑問一些即使是「自己也覺得答案是很明顯」的事以來,常有意想不到的發現。令我更感意外的是,所有這些問題,似乎最終都指向同一個答案…

這常令我想起《莊子‧齊物論》篇中一段:

假設我和你辯論,你勝了我,我沒有勝。這代表你對嗎?我真的不對嗎?如果我勝了,這代表我真的對嗎?你真的不對嗎?也許我們之間有對有錯,也許我們都是對的,也許我們都是錯的?我們都不能知道,因為人都會被偏見所蒙蔽。找誰作評判呢?若他與你的觀點相同,怎會公正?若他與我的觀點相同,又怎能公正呢?若他與你我的觀點不同,既然不同,又怎能評判?若他的觀點與你我一樣,既然一樣,又怎判斷我倆誰是誰非?

既然你我加上他都無法互相判斷是非,還要等其他人來判斷嗎?(註)

我開始明白到,對與錯,不是想像中實在…

  • 本來是沒有的,矇矓中,我們各自建立了一系列「概念」…
  • 有了「概念」同時,便有了「比較」…
  • 然後,無數次的「比較」強化了「我的概念」、「我的觀點」…
  • 「我」和「你」的觀點,本來是沒有誰對誰錯的,但因為「他」認同於「你」,於是「我」不對了。假如再有很多個「他」認同於「你」,「我」會「錯」得更厲害。
  • 認同和反對的人數差距越大,「對」「錯」越是明顯…
  • 普遍來說,群體中「對」的基礎似乎就是「大多數」,而且,很多時經不起時間和地域的考驗(受到時、空間限制)…

越是觀察,便越發現原來「我的對錯」是沒有實質基礎,「別人的對錯」也同樣不實在。

知道什麼是大眾所認為的對錯,有助於社會生存…但不明白對錯的由來,我們便迷失、掙扎於其中,疑問:「為什麼憤怒、恐懼、茅盾、痛苦…?」

值得慶幸的是,當慢慢看清楚這真相,初學者如我也能感覺到,一個一直被是非對錯(慣性結論)所控制、支配的心,能逐漸重獲自由。伴隨而來的,是久違了的和平。

就是一點點的自由與和平…

空氣…

原來是這樣清新。

.

———

註: 《莊子‧內篇‧齊物論》參考來源:《莊子》-智揚出板社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分類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