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文作者:CT | 2014/01/29

四個小孩的願望 (3) – 機器人女友,身不由己…活像一個機器人

機器人女友

加拿大男子打造了機器人女友「愛子」。結合矽膠與人工智慧,除了性感身材和美貌,她會做家務,精通英、日語和高等數學,能為主人讀報紙或處理會計事務。發明者說:「我會經常和她聊天…這可以增強她的詞匯量和語言能力。…愛子還具備面部識別功能,能辨別不同人的相貌…她除了沒有嗅覺外,可以說擁有人類的所有其他感覺。」

「如果愛子能夠像真人一樣觀看、感覺、說話和行走,那麼她將可以成為一個完美的”機器人伴侶”」(註1)

聽聞這報導時,「愛上機器人」對我來說實在是匪夷所思。幾年後的今日,我覺得這事頗有啟發性…試想想:

造出一個極像真人的機械人,裝上令我厭惡的面容,編寫程式,讓它常說難聴的話…
撫心自問,明知它是按程式說話…我也難保不跟它吵架,甚至大打出手…(哈哈!)

將它改頭換面,裝上我喜愛的面容,讓它常說好聽的話…
明知只是按程式的甜言蜜語…也難保某天我將會不理性地對一具機器動心!

喜歡或討厭不在於邏輯,不在於應該不應該,理性不理性。

不是嗎?我想起了過去一些零碎片段…

.

身不由己

年少時,一對要好的朋友某日談笑之中忘了形,裝起生氣的樣子向對方說些難聴的說話。明知是開玩笑,但不一會他們真的生氣了。

理性說:「對方是朋友,跟我開玩笑」,但情感說:「討厭的說話!討厭的傢伙!」

無論之前如何確切地承諾,對罵只是開玩笑…都不過是演戲,一旦「我」被侵襲,情感一波動,所有約定都會忘記得一乾二淨。

曾經在精神病房中目睹病人家屬和同房一名病人吵架,原因是病人對她說了幾句:「你很醜,我討厭你。」

理性說:「對方是病人,沒意識地說話」,但情感說:「她侮辱我,我生氣!」

以旁觀者的身份,我想:「究竟誰是病人?又…假如我是當事人呢?」

其實我也好不到那裡…當年媽媽患上憂鬱症,曾有一短暫時間不認得我,突然間,這個一向熟悉的至親給我的感覺,就是一個陌生人,我對她所謂的愛,霎時之間大有動搖。

即使理性說:「要愛我的母親」,但情感卻說:「她對我不瞅不睬、不屑一顧,我不愛!」

因為她對我的態度不同了,我的愛也因而改變…這是事實。原來我的「愛」是這樣膚淺,這樣「有條件」的?

愛恨(包括情感如喜、怒、哀、樂…)似乎都不是主動而是被動的?它們只是一些「我」接收到外界訊息後所作出的反應?

日常生活中觀察自己,常發現「我」會因應環境、因應別人的態度,習慣性地作出某些特定的反應。不論對方是真人,是假人,或是機器人…是朋友,是敵人,抑或是精神病人…

只要條件吻合,「我」的情感反應,身不由己得像一個既定程式…

原來「我」…活像一個機器人。

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註:

  1. 資料來源:

.

廣告

Responses

  1. 理性和情感都是小我的投射,都是习性反应。旁观者大概是一个桥梁,连接真我和小我吧,这个靠谱,要多跟她在一起 🙂
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分類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