願望的由來,比較而來的滿足

話說阿丙得到神仙眷顧,應允所有個人願望(註)都必達成。自此,每分每秒他都不忘許願,一個願望實現了,又想著下一個,忙得不亦樂乎。

他最近得到了在天上任意飛翔的絕技,驕傲地展示給世人。之後,某些原本安安份份的人,開始希望自己也能做到。

也許很多人一開始和我一樣不太感興趣,但假如有這技能的人越來越多,由極少數變成少數,再變為大多數呢?

隨著人口中的「大多數」的改變,飛天本領由令人羨慕的異能變為普通技能。「不會飛」亦由正常、變得不正常,再變成「缺陷」了!

對「不會飛」的人來說,會由當初的感覺滿意、無所謂、變得不滿足。他們將會願望有朝一日可以和普通人一樣在天上飛。

  • 我們的願望和身邊的「大多數」有著密切關係
  • 我們的滿足,由比較而來,都要和身邊的人,和某個標準,和那個心目中的理想…等等比較而來。
  • 願望的原因來自於不滿足

.

阿丙的「快樂」

為著了解阿丙的「快樂」,我假設了某些「時空、規則轉移」(即是幻想)。幻想以下的願望是人類夢寐以求,世上未有人做得到的壯舉。 閱讀更多…

「如果神仙給你一個願望,你會要什麼?」記得小時候的某天,我們一眾小孩興奮地發表意見。我想不起最後集體創作的結果,大概…不是誇張得要做銀河系首領、宇宙最強,就是些無聊事吧?!(哈哈!)

兒時一個假設性的問題,現在覺得,這很值得深思,因為,答案反映我們對人生的追求,對快樂的定義。你的願望是什麼?

.

假如我是阿丙

我想先繼續四個小孩的願望故事,看看他們有什麼主意…

輪到小孩丙了:「我的願望是…首先,我要三個願望。第一個願望是一所糖果製造廠,第二個願望是一家能為我提供任何美食的餐廳,第三個願望是…我再要三個願望。」

甲和乙對小孩丙投以艷羡目光,此刻,阿丙在他們眼中,簡直就是天才!這世上有沒有比這更棒的願望呢?…(故事待續)

小孩丙的願望就是「無窮盡的物質供應,無止境的願望達成」,其實跟「恭喜發財,心想事成」差不多。這些過年時節,大家都出口成章的願望假如成真了,我們就會快樂無憂嗎?

以前未想過,今天就想想看…認真的想想…假如我是阿丙… 閱讀更多…

主動、被動,潛意識驅使

上班路上,公路速度上限是每小時一百公里。這天…

雖然在前一段路行車緩慢,但以時速四十公里前進,兩旁的車輛都被我一一超越。幸運地走在這「快線」上,我感覺滿足(爽!)。之後,行車暢順,車速慢慢增加到公路速度上限,感覺-陣輕快。再過一會,我發現我被兩旁的車輛超越,心裡納悶,感覺不爽。

很「自然地」我踏下了油門,拉近了和前面車輛的距離。正當我打算大踏油門、轉線加速之際,身體內一種不愉悅的感覺把我喚醒。此刻,我注意到我正在和這感覺糾纏,更意識到「加速」是「我」對這「不快感」的一個「抗拒」的行為。

停住了加速的念頭(不是因為對或錯)是因為我發現了這舉動是一個「被動」的、在「不知不覺」中作出的「反應」(Reaction)。

  • 這不是一個「主動」、「有意識」(conscious)的「行動」(Action)…
  • 這應該叫「潛意識驅使」的行為…
  • 這些不知不覺、不清不醒的「反應」,一天到晚不知重覆發生多少次?
  • 是我疏忽沒留意…
  • 由被他人超越,激發要加速、要超越的舉動,到看清這都源於自己對內在感覺不滿的抗爭…

短短幾秒鐘的情感波動,其實在日常生活中不斷重演著:

閱讀更多…

情感的真相

愛恨情感,很多時都是「身不由己」又不被別人所認同的。

在「對錯」、「賞罰」、「群眾壓力」的影響下,我們常壓抑、隱藏著情感。表面上說著、做著大衆所認同的,好讓愛恨「合乎對錯」。

當「不被接納」的情感暴露於人前,我們會方寸大亂…解釋即是掩飾,越描越黑,又或者惱羞成怒…唉!結果死得更慘。

我們也會選擇逃避、或放縱…這都沒有正視問題…

在「對錯」上打轉,由始至終,還是沒有真正看見情感的本來面目。

如果可以拋開對錯,我們可以有什麼發現呢?剛開始時可能不習慣:

「真的連機器人我都會喜歡?」心裡禁不住說了聲:「變態!」 (註1)

「媽不認你你就不愛她嗎?」「不孝!」 (註1)

「別人解決不了的難題,我解決了…」「我太聰明了!」

因為「習慣性」的結論、判斷、批判(由好壞對錯概念而來)…我們會感到自滿…或者每當發現自己的想法見不得人,不是心生厭惡、恐懼,便是為自己找藉口開脫。不論是「好」的、「壞」的,或是「對」的、「錯」的結論,觀察中斷了。

如果能夠停止或減少這些慣性結論,很快便會發現,我的情感和「大衆的」好壞對錯無關。雖然這聽來簡單,但經過自己親身觀察、驗證得來的,那是不一樣的明白。

.

自我探索、思想自由的第一步

在日常生活中不同的場合,觀察著重覆的內在情感反應,拋開對錯,讓我慢慢的看到了(註2)… 閱讀更多…

機器人女友

加拿大男子打造了機器人女友「愛子」。結合矽膠與人工智慧,除了性感身材和美貌,她會做家務,精通英、日語和高等數學,能為主人讀報紙或處理會計事務。發明者說:「我會經常和她聊天…這可以增強她的詞匯量和語言能力。…愛子還具備面部識別功能,能辨別不同人的相貌…她除了沒有嗅覺外,可以說擁有人類的所有其他感覺。」

「如果愛子能夠像真人一樣觀看、感覺、說話和行走,那麼她將可以成為一個完美的”機器人伴侶”」(註1)

聽聞這報導時,「愛上機器人」對我來說實在是匪夷所思。幾年後的今日,我覺得這事頗有啟發性…試想想:

造出一個極像真人的機械人,裝上令我厭惡的面容,編寫程式,讓它常說難聴的話…
撫心自問,明知它是按程式說話…我也難保不跟它吵架,甚至大打出手…(哈哈!)

將它改頭換面,裝上我喜愛的面容,讓它常說好聽的話… 閱讀更多…

伽利略的「對」

一位朋友的留言:

“對錯,亦由群體壓力而來。當大家都認為對, 你認為不對, 就會被排擠, 什至監禁。伽利略就是一例。人是群居的,大家認為“對”的,你只能跟,因為思想家/哲學家,在資本主義社會是沒有經濟價值的。”

伽利略的「對」代表了某眾人的「錯」,假如囚禁他的人不是堅持自己的「對」,這不幸便不會發生了。

問題在於,我們可以不堅持嗎?

我們只要大概聽到或聯想到自己是「錯」的時候,心裡便想起來反抗;只要聽到自己是「對」的時候,便暗生歡喜。我們都對這個不斷重覆的反應熟悉,但卻擺脫不了面對「我是錯」的恐懼,以至不自覺地要堅持、維護「我是對的」。

恐懼令我們看不清「對錯」的不實在性…也許只要多加觀察、疑問「對錯的理由」,恐懼便不能再阻止我們看見這真相。這個明白會讓我們逐漸走出「對錯」的茅盾。

一理通百理明,從小事中觀察,我們的反應不會太大而過份影響理性判斷。每一次情緒波動就是自己在「是非對錯」中打滾的時候,也就是觀察的大好機會。

日常生活中有多不勝數的例子… 閱讀更多…

四個小孩的願望

神仙給四個小孩子每人一個願望。

小孩甲:「我要很多很多美味的糖果!」如他所願,世上最美味的糖果,堆成一座小山,立刻在他面前出現。甲高興不已,正在細心挑選之際…

小孩乙:「我要擁有一所糖果製造廠,生產食之不完的糖果。」原本高高興興的小孩甲現在責怪自己愚蠢,錯失了得到更多的機會。乙為自己的聰明沾沾自喜,臉上流露出驕傲神情。(故事待續…)

現在,甲感覺愚笨、自責,欠缺心情享用美味的糖果;乙多了幾分優越感。

感覺到驕傲或羞恥,聰明或愚笨,全都因為「比較」。和你比較,我是愚笨的;和他比較,我是聰明的。「聰明」標籤使我快樂,「愚笨」標籤令我難過,即使我還是那個「我」。

…從比較中我們得到了快樂,同時也得到了悲傷。

閱讀更多…

生死、愛恨、吉凶

「生」和「死」相比,我選擇「生」。

也許我對「死」一無所知,因而有所「抗拒」;「生」,至少我對它較為熟悉。

可是…

「死」和「痛苦」的「生」相比,我選擇「死」…

雖然我對它有所「抗拒」,但我「更抗拒」此刻的「痛苦」。

這樣產生了對「死」的渴求。

閱讀更多…

發文作者:CT | 2012/12/22

路人甲看生死 (4) – 禍福吉凶

“這一刻「死亡」是「禍」,「生存」是「福」,轉眼間,當痛苦到來,「死」就是「有福」了”

 祖母在家休養時,身體狀況反覆,情況比較壞的時候,當我感到好難過,會突然不畏死亡,希望她早日離去。在她身心較為舒暢,精神不錯的日子裡,有幾次望著她,心裡很是歡喜…然後,莫名地燃起一點「生存」的欲望…(是為了要抓住這美好的感覺)…可惜不到幾秒鐘,理性告訴我這是不可能的…這時,「害怕失去」所帶來的「不捨」之情湧現,蓋過了喜悅。

「思想,情感就是如此運作…」

「沒痛苦的時候不能死,痛苦的時候又要立刻死,過兩天疼痛消失了又捨不得死…」

「原來我們對生死的好惡可以變得這麼快?」 閱讀更多…

死人,塌樓,都是最好的

同事們知道我的親人病重,都紛紛慰問並分享他們的經驗。談到與至親別離時,即使事隔多年也難掩憂傷之情。某同事的爸爸心臟病發,前後不到幾分鐘便走了;某某的侄兒因交通意外身亡。因事出突然,家人遺憾未能和死者道別。另一同事因為身在異鄉,沒法回國見父親最後一面,唯有托一位和自己身材外貌差不多的朋友冒充,以圓父親心願。也有好幾位身患絕症進出醫院一段日子才離世的,親人捨不得,也有的不忍病者痛苦,情願他們早日離去。後者和祖母的個案相似。 閱讀更多…

善終

當醫生宣報祖母的日子無多時,她還是健健康康的,直至她第一次被送到急症室,搶救了半天,醫生解釋她的腎臟已經不能工作,急救只是暫時舒緩,並建議對病人最好,把痛苦減至最少的方案是「善終服務」(註1),我們才如夢初醒的知道「大事不妙」。

閱讀更多…

賈寶玉

去年,香港歌手何韻詩為了加入樂壇十週年而製作,演出的舞台劇《賈寶玉》(註1)以現代手法演繹,讓故事主角從頭再經歷一次同樣的命運。以下是她在博客中的介紹…

我們的賈寶玉,將會得到一個舊地重遊的機會

(…)成長的路程上,實在有太多事情錯過了,也有太多未能明白的道理,到瞭解後為時已晚。那麼,如果能夠得到一個機會,把你的旅途從第一步開始再遊歷一遍(…)有什麼遺憾是你希望改寫的?又假如,你發現,無論你如何努力,有一些事情還是不能逃離原來的軌跡,你該怎麼去面對這種宿命感?

這就是我們的“賈寶玉”。藉著一次意外得到的機會,再度重遊成長的旅程,嘗試解構人生,學習面對失去,接受宿命,瞭解成長,最後找到自己的存在價值。(註2)

有接觸過《紅樓夢》的朋友告訴我那是一個充滿著生離死別的悲慘故事。那麼,故事主人注定要再一次痛苦嗎?又是誰決定痛苦呢?無論怎樣努力,不願見的結果都一一重現眼前,這就是宿命吧?很欣賞製作人的心思…

.

宿命

相信命運嗎?生命的劇本一早寫好嗎?我們是依照著所編的劇情過日子嗎?

閱讀更多…

發文作者:CT | 2012/09/08

看見了恐懼,那又怎樣呢?

「根據《阿毗達摩論》,在一秒鐘或一眨眼間裡,已有上十億個心識剎那。所以一心識剎那是非常短的時間。因此若要如實地分析既迅捷且微細的心,禪修者就必須有足夠強的定力(註1)」。 以我這個初學者的「定力」,所能「看到」的就只有幾個粗大而明顯的思想和感覺,但這足以令我鼓舞。

開始練習觀察是自從…那年,為了對生命的好奇,參加了一個為期十日的內觀靜坐課程(註2)…在九天半的靜默中,頭三天學習觀察呼吸,好讓把心定下來,使觀察變得敏銳,也是為了準備從第四天開始學習以平等心(註3) 觀察身體感受…

這個課程在我的生命中起了很大的變化,我開始覺察到很多以前從未留意到的事…如覺知呼吸節奏的變動,身體感受的變化,思想的飄忽不定,不連續性,欠缺邏輯性等。

我知道這些「技能」聽來一點也不新奇,因為我都曾聽過,我都「知道」。可是當我第一次覺知到呼吸異動,即時察覺到「 憤 怒 正 在 生 起!」 ,那個發現還是相當震撼的。 這才明白以前的「知道」其實是「不知道」,以前的「明白」其實是「不明白」,或許可以說那是不同程度的「明白」。     閱讀更多…

發文作者:CT | 2012/08/13

看見了恐懼

有一段時間,我常感到不安,那應該是對未來,對未知的恐懼感。嘗試用理性分析,下結論,再以催眠似的方式告訴自己「那並沒有什麼值得害怕」,這樣便以為解決了問題…但那感覺卻像寃魂般每隔一段日子都會來訪。

回想起來,其實類似的感覺初中時期就已經存在,當時它的名字是「空虛」,間中我會稱它為「寂寞」,「悶」又或者「無聊」。

回顧這些年,「應付」空虛、寂寞的花樣很多,但其實基本上就是玩,玩,玩…隨著年齡增長,生活環境改變,方法也「漸趨成熟」:「是時候旅遊了!…或許轉職業會有幫助…不如再讀一個學位,多拿一張文憑…或者試試移民?…多些財富應該可以解決問題…等等」

多年後才發覺這些辦法治標不治本,只是暫時令自己的思想專注於別的事上…當旅行完結,換過工作,多拿一張文憑之後不久,每當靜下來的時候,那不安的感覺又會再現…然後又再次旅行,再換工作…

這恐懼似乎和工作、學歷、年齡,財富和居住的地方沒太大關係(因為這些全試過,換過了)…是內在的,就算走到天腳底也是擺脫不了。要解決問題,我想應該直接一點去了解恐懼本身,了解自己的內在。   閱讀更多…

發文作者:CT | 2012/08/04

急症室的女病人

在急症室裡輪候,除非有即時性命危險,否則等上一天半天都是意料中事。

在這裡,間中會聴到醫療儀器所發出的電子聲…大部份的病人都很安靜,偶然或會聴到一些低沉的痛苦呻吟…

這是一個炎熱的盛夏天,很慶幸醫院內的溫度調較得清涼舒適,即使是坐在椅子上,也很容易睡著…朦朧中,聴見一年輕女子的呼叫,夾雜著病床的滾輪和醫護人員的腳步聲,緩緩地由遠而近…

聴到別人的呼救,生出了同情心,同時也勾起了好奇心,以我身處的地方是看不見外面走廊通道情況的,唯有豎起耳朶靜聴…很難確定她所說的語言,只隱約聴到英語那部份:「救我,救我,請幫忙…救我!」叫喊聲越來越大,正朝這方向過來…   閱讀更多…

發文作者:CT | 2012/07/29

是放下

不是拋棄,不是放棄,是放下。

「退一步」…可以嗎?

「退一步」,看清楚,或許真的便「海闊天空」了!問題是:「退一步…可以嗎?」犯錯,吃苦頭,不是因為不明道理,而是,在情緒的影響下,什麼道理都看不見了!(還記得《列子》故事中那個搶金子的人嗎?)

這麼說,煩惱都是情緒所致嗎?就連遲到這類問題也會是嗎?

閱讀更多…

發文作者:CT | 2012/06/30

上班路上(1) – 退一步海闊天空

不是理由的理由

「觀察」自己的一舉一動,偶爾都會有所發現…漸漸地,生命變得有趣,是「活」的!不再如以往所想般沉悶,無奈,或充滿煩惱和恐懼。很多時,一些小小的發現都會帶來大大的驚喜,因為,原來不論是多簡單的道理,如果是親自發現,領略的,那是一種截然不同的「明白」。

這次的觀察是在上班的路途上…

心情輕鬆的時候很是禮讓…「你先啦!」,也特別包容…

遇上趕時間的話…「你先呀?好難喇!…喂,咁慢(這麼慢),搞錯呀(不是吧)!」

這天駕駛特別「進取」,把握機會過線和超車…以往的我只會忙着「趕時間」,在繁忙的路上左穿右插,惹來連串驚險…可能平時觀察多了,愈多察覺自己的「所作所為」,不其然起了清醒的作用:

「嗨!為什麽一再重覆這情況呢?心跳,呼吸困難,肌肉緊緊的…是身體的警號…放鬆…放鬆點!」    閱讀更多…

發文作者:CT | 2012/06/18

人生五章

讀《西藏生死書》接觸到Portia Nelson這首《人生五章》,被它深深的吸引,感動。

生命中許許多多的大小事情,情感都盡錄於其中…

能夠看清楚是自己的「錯」導致痛苦,是真快樂,因為,誰製造痛苦,誰便擁有痛苦的控制權…

…是你嗎? 閱讀更多…

發文作者:CT | 2012/05/27

心靜自然涼,三分鐘「熱」的觀察

小時候炎熱的日子在家中來回走動,不耐煩地喊着熱的時候,長輩總會說一句「心靜自然涼」(的風涼話…哈哈!)。從來沒有認真的問,究竟怎樣才可以「心靜」呢?老師們,長輩們也沒有講解或示範過,這次「熱的觀察」告訴我,原來一些知性上的道理是可以親身驗證的,而且有意想不到的收獲…

春夏交接的五月天,中午時分,天氣報告外面氣温和暖,攝氏25度,車箱內温度應該有40至50度,半開了車窗,因為沒有風的關係,並沒有即時降温…閉上眼睛想休息一會,但感覺稍為太熱,讓我有點局促不安,呼吸也不容易…正打算大開門窗散熱之際,腦裡突然念頭一閃…興致大發之下,我決定一動不動,在高温的車箱中好好觀察這「熱」的感覺。

閱讀更多…

發文作者:CT | 2012/05/19

二元相對, 完美不完美

…上接《分別善惡樹及二元相對世界

有了聖人的行為作「完美模範」,大眾都紛紛仿效,但我們畢竟是凡人,在行為上,就算免强可以在一般情況下做到了社會公認為好的,一旦有突發事件,遇上情緒上的挑戰,仍能做到「大眾認同」的又有幾人?我們不斷約束自己,責怪自己的「不完美」有用嗎?

要做到老師說的誠實,友愛﹔包青天的「大公無私」﹔《西游記》裡唐三藏對眾美艷女妖的「坐懷不亂」﹔耶穌的「愛你的敵人」,「寬恕」﹔佛的「慈悲」…撫心自問,我們可以做到嗎?就以「無私」這個極被推崇的品德為例,相信大部份人都會認為,「自私」根本是人的天性,那麽,聖人是怎樣做到「無私」的呢?

或許我們一直過份地注意外在的行為而忽略了內在的配合,究竟支持這等被世人尊崇的行為背後的內在因素是什麽?且讓我們參考佛家的「無我」和道家的「天人合一」,或者會有所發現聖人是怎樣做到不貪不瞋以及無私的?

閱讀更多…

發文作者:CT | 2012/05/12

分別善惡樹及二元相對世界

「食了『禁果』之後,他們懂得善、惡、美、醜…感到羞恥…最後亞當和夏娃被逐出了伊甸園。」自六歲那年聽過這故事以來一直疑問,懂得分辨善惡有何不妥呢?近年讀老子的《道德經》,第二章開首是這樣的﹕「天下皆知美之為美,斯惡已,皆知善之為善,斯不善已…」像是跟這故事大有關連。

這天忽發奇想﹕「能分辨善惡,就是有了『分別心』,有『你』、『我』之分,有了『我』,就有『相對』的『非我』概念…聽說『神就是愛』,在神的國度裡,沒有善惡,只有全然純一的愛…那麽…懂得分辨善惡,有了『分別心』,是不同的境界,自然就和神分開啦!」

「你」和「我」是相對的,沒有「我」的概念,「你」(或「非我」)就不能存在。就如假如整個世界都是紅色的,「紅色」這名詞或概念是不會存在的,直至某處顯現出「綠色」(「非紅色」),「綠」便從原來的「分別」出來,而「紅」也相對地顯現出來,沒有了「綠」,「紅」也隨之消失了。

沒有「善」的概念,「惡」不能成立,沒有「非我」,「羞恥」也不能成立。亞當的故事不就代表了人的意識由「純一的愛」進入了「二元相對」的領域嗎?!

那麽以「二元相對」為基礎所衍生出來的會是怎樣的一個世界?就讓我們一起想想吧…有了「你我」之後,才可以有「比較」,有了「你我他」,才可能有「多數」和「少數」,這才會有「對錯」…衆人之中,處處表現出「公認」為「對」的行為的,被稱為「完美」,被封為「聖人」,這就有了「行為標準」…有了聖人的「好」,自然就有「壞」﹔有了標準的「對」,便有「錯」﹔「善、惡,無私、自私」一切相對的便隨之而生…

這樣人便被標籤、分類為「好人」和「壞人」…然後又有了「相同」思想的是「對的」是「朋友」,「不同」思想的是「錯的」是「敵人」,「對」「錯」、「敵」「友」要「劃清界線」,於是便有了「對立」的關係,「敵人」,「仇恨」,「戰爭」…等等便相繼而來…這就是我們的「二元相對世界」。

下接…《二元相對,完美不完美

發文作者:CT | 2012/05/06

貧窮的,富有的,也可以快樂

「假如我更富有…」偶爾都會在腦海裡浮現,大多是購物的時候,或者不願意上班時,又或者是對現況不滿意時,或感覺渺小時,甚至面對難以解決如生離死別的問題時…這想法都會莫名其妙的湧現,彷彿所有煩惱都可以被「更富有」解決。

就以購物為例,以我的性格,所掙扎的多是要以最便宜的價錢買到質量最好的產品或服務。兩年前一次和家人旅行負責預訂機票酒店,經過幾個「格價」的晚上,這夜,心煩意亂之際,一句「假如我更富有…」又再湧上心頭。這回,我接着認真的問﹕「是真的嗎?」

閱讀更多…

發文作者:CT | 2012/04/29

源於相同的內在情緒

某個晚上,打算上網理財(Online Banking)。 跟平時一樣開電腦,點進銀行登陸那網頁,正要輸入資料時,才發覺到﹕「咦?記錄賬戶號碼的小筆記本跑到那裡去?」於是在房間裡四處尋找。幾分鐘後,擴大搜索範圍,就連沒有可能的地方都不放過。大概十分鐘的時間過去了,我突然意識到「我的呼吸很不暢順(唔順氣),感覺很煩,心裡不舒服」。

這一個小發現,像是把時間停住似的,感覺之前跑了幾十里路,現在突然停了下來。那個「煩亂」的感覺(心念)停止了。這把我的注意力吸引着,繼而問自己﹕「我的呼吸怎麽會這樣急速?」接着問﹕「我究竟在做什麽?」「呵,找小筆記本找不到」…「究竟我現在要上網理財,還是要找那小筆記本?…如果是理財的話,書架上那大筆記本裡都有記錄賬戶號碼!」

閱讀更多…

發文作者:CT | 2012/04/25

假如我是二次元的生命體

聽過科學家所形容的四次元(維)世界,即是我們身處的三維空間(長、濶、高)加上時間,免强的算是理解。而對再高次元世界的描述,縱然在知性上可以接受,實際上仍然沒法子明白。懷着好奇,我嘗試空間轉移…幻想…假如我是二次元的生命體,我能夠明白三、四次元的世界嗎?

想像我們生活於二維空間,在那裡所有物體都是扁的,全是平面﹕有長、濶,沒有高﹔有前、後、左、右,但沒有上、下。我們的字典、百科,Google,Baidu都沒有如﹕上、下、高、低、厚、薄這等文字,思想裡更加沒有這些概念。再想像﹕一天,我和你到過三次元的世界「看了一眼」,什麽是上、下、高、低都一目了然。當回到二次元時,朋友們都很好奇,你會怎樣把這個「上、下」的概念用語言、文字表達呢?…想了一會,我忍不住笑了…應該可以這樣解釋吧…

閱讀更多…

發文作者:CT | 2012/04/25

傷心的真面目

幾年前,我所服務的企業裁員,趁着失業這機會到國外旅遊了幾個月。剛回到家裡不久,正考慮重投工作之際,媽媽生病了。那是前所未有的大病,家中上下都是憂心不已。正因為我沒有上班,日間做一些小菜帶到醫院探病(醫院的餐單不合胃口),晚上就肩負起媽媽做飯的任務,感覺從沒這樣忙過。偶爾想到母親的病況,眼淚便掉下來了。

某個晚上做完了家務,回到睡房準備休息,突然又想到有關媽媽的事,情緒到,又開始哭了。和之前有所不同的是,哭了幾秒鐘後,我覺察到「我在哭」。這「覺察」和平時的「知道」不一樣,好像特別醒覺的。我停住了哭的念頭,回想之前幾秒鐘的思緒,很想了解究竟我為什麽在哭…然後我居然忍不住笑了…因為我看到了! 閱讀更多…

發文作者:CT | 2012/04/25

我們都是一樣的「貪」

多年前看香港亞洲電視的「香港奇案」,其中一集是關於祈福而導至謀殺事件。案中的殺人犯,職業是替人祈福。儀式中,根據客人的年齡,要求客人把相對的現金金額放在桌上,以表對所求之事的誠意。儀式過後,現金將全數歸還客人。一位太太對這「大師」所作之法深信不疑,為了丈夫的生意能好轉,一再懇求大師替她丈夫「改運」。大師原本認為無能為力,但見她如是哀求,便說可以一試,把放在桌上的金額提高百倍,希望可感動「神靈」。太太高興不已,把此事告知友人,結果幾位好友決定一同參與法事。

閱讀更多…

發文作者:CT | 2012/04/25

喜歡、不喜歡

曾經讀過《列子》書中一個故事:有一個人,他很喜歡黄金。一天,他想黄金想到瘋了,走到大街上,從人群中搶了某人手中的金子,立刻便被人制服。被問到為什麼眾目睽睽下都要幹這事,他說 :「當時我眼裡只有黄金,其他所有東西都看不見,還管得了四周有沒有人呢!」

當初覺得這是個無聊又奇怪的故事,不明所以,還取笑故事主角。 閱讀更多…

分類